哈德

饿饿,饭饭

那年,那些sb

第四章

这几天晚上,苏唐四个人嘻嘻哈哈,童梦默不作声,虽然摔门摔盆声音也不小就是了,可能是越摔越气,童梦走读了。


有点意外,但不妨碍苏唐她们乐疯了。


小草也不说话了,我之前说后面再解释为什么要管小草叫小草,现在公布答案。小草之前在苏唐她们宿舍的一个角色是童梦的一个小跟班,借着童梦的势作威作福,和童梦一起去别的宿舍说苏唐坏话,听说童梦对她也是好的,吃的东西都第一个分给她而且分很多。


但在小c第一个站出来要换宿舍的那天晚上,在宿舍关系最紧张的那天晚上,小草“泪眼婆娑”的问苏唐:“是因为我你们才要换宿舍的吗?”


苏唐傻眼: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


小草抓住苏唐的手:“可是童梦说,是我和她一起,所以你们要走的。”


夏思琪忍不住了:“你跟她不是好朋友吗?”


小草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:“不是,我跟她不是……”


经过此事,夏思琪才知原来“世上有,戏上有;戏上有,世上有”是真的,以前自己觉得这么审时度势,转变阵营这么快还不尴尬的人只有小说里才有,艺术果然来源于真实。


小草也因为她的墙头草行为得名。


虽然小草极力撇清和童梦的关系,但班里又戳破一起和小草有关的事,班上两个好朋友闹别扭,很久没和好,和好之后一聊天,发现小草跟这个人说那个人坏话,跟那个人说这个人坏话。这下她的人品差是没跑了,苏唐她们也不是瞎的,什么事心里门清,所以小草在宿舍说话大家也不想搭理,渐渐的小草成了每天第一个上床且在宿舍不说话的人。


夏思琪若有所思看着这一幕,她看过一个故事,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条恶龙,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,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,但无人生还。又一个英雄出发时,有人悄悄尾随。龙穴铺满金银财宝,英雄用剑刺死恶龙,然后坐在尸身上,看着闪烁的珠宝,慢慢地长出鳞片、尾巴和触角,最终变成恶龙。


她怕自己从反对校园暴力变成校园暴力,所以送点吃喝说说话什么她都做了,但要真让夏思琪把她当成真心朋友她还是不敢的,万一哪天就捅你一刀呢。


这起以见义勇为为开始的校园暴力到这就差不多结束了,夏思琪非常高兴非常庆幸自己站了出来,世上不公平不正义的事情有很多,如果没有人都只是看着,这个社会是不会变好的。更何况夏思琪还只有十八岁,如果十八岁的夏思琪就已经腐坏麻木,没有热情没有热血,不崇尚正义,那二十八岁成为顶梁柱的夏思琪又怎么能让社会更美好呢!夏思琪,握紧拳头,保持愤怒,看不公不允要敢面对!


夏思琪是最棒的!


生活算是回到正轨后,第一次月考来临了。


用苏唐的原话来说,数学难吐了。


试卷出得跟玩似的,选择题八个,从第四个开始猜,填空题就会一个,大题目第二个就不会。


数学老师,苏唐他们班管他叫超哥,乐呵呵问:“有那么难吗?”


眼看要激起民愤了,超哥改了口:“这张卷子的确偏难啊,考个七八十就差不多了。”


苏唐瞪着数学试卷:“我能考个六十就好了。”


夏思琪:“不至于,我看你选择题对挺多的。”


苏唐抹了把脸:“我后面两个纯猜的,没想到对了。”


超哥走过来看了看夏思琪:“大概多少分?”


夏思琪抿了抿嘴:“九十多。”


超哥笑眯眯的说:“这张卷子能考九十多也就可以了。”然后转头看向苏唐:“你呢?”


苏唐抖了一下:“七十。”


超哥踱着步子向后一路问过去。


成绩在第二个晚上出来,夏思琪数学110,全班第一,苏唐数学74,全班二十三。


夏思琪:“啊?我以为结果不对就没有分,改卷老师给我不少步骤分啊。”


苏唐:“过年了过年了!”



祝你天天开心

Q:有谁数数贾宝玉全书一共发了多少誓(∂ω∂)分别跟谁说的,说的啥

跟紫娟,死后一处化成灰

跟袭人,再不说浑话赌咒,并答应袭人不再吃人嘴上胭脂,但是没做到

跟黛玉,自己变王八还有两次和尚


那年,那些sb

第三章

晚上童梦在宿舍骂语文老师,因为老师提她背书,她不会。


真是的,夏思琪好笑的想,莫名就开始喜欢老师了呢。


自从苏唐夏思琪和童梦撕破脸来,麻烦接连不断,两人经常洗漱的时候被童梦挤到一边,或者被小草泼一裤子水。什么明嘲暗讽阴阳怪气夹枪带棒更是每晚必备的节目,不时带上小草唱双簧。


苏唐深吸一口气:“操!”


夏思琪:“别生气,打架要回家反省,你本来数学就跟不上,超哥讲题现在还是每题都讲,你上课认真听,肯定能听懂。”


苏唐哼哼唧唧:“超哥每次上课提问都提问好学生。”


夏思琪:“有吗?”


苏唐:“有!他上课提的人我都能背下来了,你,小c,他那两个课代表……”


夏思琪:“行了行了,超哥要是提你你肯定更不乐意。”


“……也对,超哥还是不提我我更爱他一点,”苏唐撇嘴:“我就是觉得他看不起我们。”


夏思琪:“复读班的老师水平都很高,有点傲气正常,超哥第一节课就说了,我们学校那个清华数学系的,是他教的。所以你也考个清华,他肯定天天把你挂嘴边,说不定他见到你就嘿嘿笑。”


苏唐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,打了个哆嗦:“还是不了,超哥笑得有点猥琐,哎,我说真的,我真的受不了童梦的阴阳怪气了!”


“杨绛先生说了,世态人情,比明月清风更饶有滋味,可作书读,可当戏看。你把自己抽出来,就当看戏了,看童梦小人嘴脸,还可以丰富人生阅历,晚年还能写本书,就叫《校园暴力的丑恶嘴脸》,”夏思琪被自己瞎说的话逗笑了:“哈哈哈哈哈。 ”


苏唐:“想法不错,但是我们还是跟她们错开洗漱吧,今晚早点回去?”


夏思琪:“好,我们跑回去,回去就洗漱。”


晚上两人一路狂奔到宿舍,苏唐站在水池边,一边刷牙一边洗脚,夏思琪把牙刷叼在嘴里洗袜子,两个人忙了一会儿,宿舍的门被撞开,童梦背着包:“哎呦,累死我了,累死我了。”小草随后进屋,看了一眼苏唐没说话,跟放好书包的童梦出门了。


苏唐和夏思琪都松了口气,收拾一下就结束上床了。


熄灯后,童梦和小草才回宿舍,苏唐从上床下来到夏思琪床上写作业,童梦洗漱,盆摔得震天响,洗手间霹雳乓啷不知道在干嘛,洗漱完,上床拉上床帘。


本来在讲题的夏思琪停了下来:“你先看这题,其他的明天再讲给你听。”


苏唐点点头,两人不再交谈。


不一会儿,童梦的大头从床帘伸出:“台灯亮到我了。”


苏唐震惊:“你不是有床帘吗?”


童梦:“不管,就是亮到我了。”


两人无语关了灯。


后来的几天,童梦和小草都是出门到熄灯才回宿舍,夏思琪不想管她们去干嘛了,能错开就是最好的。


但即使这样,两人依旧要疯,美术生已经实现自己的承诺走读了,在次之前童梦的炮火就已经被她俩吸引,现在更是一错不错对准她俩,两个丫头委屈死了,她们只想帮助同学,不知道怎么成了现在这样,但你要是问她俩后悔吗,那得到的回答肯定是不后悔。


来自童梦的恶意包裹着夏思琪,她今天在走廊又被童梦撞了,在苏唐要冲上去单挑之前,另一件事爆发了。


宿舍的下水道堵了,在修好之前下不去水,有天晚上,小c和夏思琪洗头发,下楼吹头发的时候拜托苏唐拖地。


但这下水道堵了,拖来拖去都还有水。


童梦回来后非常生气,不停指责别人,也不指名道姓,就只是说“怎么都是水?!”“谁弄的?!”“怎么那么烦?!”,叨叨叨叨个没完。


小c冷漠:“说一遍就行了。”


童梦噤声,连带小草也哑了,还破天荒向小c道了歉。



苏唐和夏思琪:……


苏唐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但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一直听到有人在说什么宿舍矛盾,好像还说的是自己的宿舍,苏唐人傻了。


班主任真的知道了,因为小c要求换宿舍,童梦冷哼:“没什么事,换就换了,换完一切照旧。”


但这次好像照旧不了了。


因为小a也想换,夏思琪是宿舍长,不好动,要不然早跑了,至于苏唐还没提换宿舍全是因为思琪走不了。


班主任气结,走一个不行还要走两个,于是一拍板,一个都不许换,直接解决矛盾。不就是下水道堵了吗?能是什么大事?今天晚自习你们几个找我面谈。


夏思琪兴奋起来,她一直希望能回到自己糟糕的童年,如果是面对小学的童梦自己一定不会怕了吧。


可小学回不去。


那现在也一样啊,面对的是一样的东西,思琪你可以战胜,战胜童梦,战胜恶意,战胜校园暴力。


中午吃饭的时候夏思琪和苏唐走的晚,出门走廊已经没人了,只有楼梯上有一个拿拐杖的女生艰难上楼,苏唐一看是自己班的还是隔壁宿舍的,就要把人背上去。


女生涨红了脸摇头拒绝,夏思琪接过拐杖:“让她背吧,她力气特别大,不会摔了你的。”


苏唐把女生安全背到座位上后表示,如果你没有吃饭我可以帮你买。


女生连忙回绝,说自己吃过了,苏唐于是准备去食堂,刚转身又被女生拉住了。


苏唐扣扣脑壳:“你是要上厕所吗?我可以背你去。”


女生:“不是不是,只是,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。”


苏唐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,我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啊。


女生:“童梦经常到我们宿舍说你和夏思琪坏话,我还以为……”


苏唐/夏思琪:?!


苏唐:“我们和她有一点小过节。”


夏思琪:“她欺负美术生,后来欺负我们。”


女生:“居然是这样,我也不喜欢她,我今晚回宿舍就告诉舍友让她们锁门,不让童梦进我们宿舍了,啊,我也会帮你们解释的。”


想着晚自习的对峙,上着下午一节接一节的课,如果不是英语课考试,苏唐可能就不听了,等她写到最后一题的时候,夏思琪捅了桶苏唐的胳膊:“阅读理解。”


苏唐震惊:“你一个好学生……”


夏思琪:“我不全抄,不会被抓到的。”


苏唐磨磨唧唧把卷子伸过去:“不是不给你看,你平时一错错一两个,我这至少五六个啊。”


夏思琪:“没事。”


终于到了晚自习,班主任嘱咐了大家认真自习纠错,就把苏唐几个人连同童梦和小草叫了出去。


人刚出去,班里就乱了锅,班主任黑着脸从窗口望进去,直到班里重新安静。


夏思琪手心冒汗,她以为班主任主持公道来了,班主任打击校园暴力来了,但实际上她们走的时候,夏思琪是哭着的。


班主任说,有矛盾,每个人退一步。


夏思琪:“这不是普通的矛盾。”


班主任:“就是普通的矛盾。”


夏思琪讲美术生的遭遇,讲自己和苏唐的遭遇,颤抖着说出校园暴力四个字。


班主任不为所动,轻轻揭过。


小c愤慨:“校园暴力是犯法的。”


班主任:“什么校园暴力?哪有校园暴力?是你心里脆弱。”


下课了响了又响,班上的人出来又进去,夏思琪的心凉了。


两节课,什么都没解决。


那晚苏唐、夏思琪、小a和小c四个人一起回的宿舍。


小c说:“我以后要考华东政法,我要当律师,我要把班主任送进去。”


童梦吃午饭的时候泼了苏唐一身的番茄蛋汤,撕了夏思琪下节课要用的试卷。


夏思琪浑浑噩噩走走停停,到了天台。


苏唐下晚自习一转身,夏思琪就不见了,她赶紧出门去找。


苏唐在天台抱住夏思琪。


夏思琪哭得无声无息,过了好久,夏思琪开口:“我要是足够勇敢,我就从这儿跳下去,只要我跳下去,一切都解决了。”


苏唐摇头:“我们不这样解决。”


夏思琪:“对,不这样解决,凭什么死的是我,我要活着,我要活下去,我要把童梦写进我的小说里,我要让大家判断对错。”


小c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两个人身后:“你要翻过那座山,才能让人知道你的故事。”


两个人吓了一跳,回头看到小c,夏思琪回想小c刚刚说的,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我一定会翻过那座山。”


那天晚上,夏思琪打着手电筒躲在被子里写日记,只有一句话:“我要翻过那座山,让人知道。”

然后写完了一张数学试卷。


夏思琪认为就这样了,高四就这样了,熬过去就好了,结果转机突然就来了。


按照学校规定,学生是不可以带智能手机到学校的,所以每层楼的大办公室都配有一部电话,供学生与家长通话。


今天苏唐打电话给妈妈,张嘴喊了句“妈”后,就开始哭,边哭边说自己怎么怎么被欺负,后来哭得打嗝了,又边打嗝边说。办公室的老师目瞪口呆看着苏唐,有个女老师还给苏唐递了卫生纸擦眼泪,坐在苏唐旁边的班主任如坐针毡,因为离得近被迫听完了全部。


苏唐哭着离开后,班主任终于松了口气,摸了摸头上并不存在的汗,班主任决定做点什么,他把苏唐叫到跟前:“给你换宿舍,行了吧?”


苏唐摇头。


班主任:……


班主任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唐:“你还要怎么样?”


苏唐:“夏思琪要跟我一起换。”


班主任:“夏思琪是宿舍长,不好换。”


苏唐:“还有小a、小c也要换。”


班主任:……


班主任差点捏断手里的笔:“没有那么多空床位。”


苏唐一撇嘴,眼泪又要掉。


班主任:“你哭什么,你不要哭,你哭也没有床位啊!”


苏唐吓得一哆嗦,眼泪“啪嗒”掉了下来。


班主任:……


班主任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笔,断了。气急败坏之下,班主任找了童梦,把她骂了一顿,直接导致了童梦动作的收敛和其他人心情的愉悦。


班上大多数人也都知道了苏唐她们宿舍六个人,四个哭着要换宿舍,“童梦一个人逼走了四个人”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
另外的两个女生宿舍碰头交换了一下已知内容,每晚锁门不让童梦进去骚扰她们,截止到现在,童梦的形象也就毁得差不多了,所以已经开始夹着尾巴做人了。


四个人换宿舍的难度系数还是太高,苏唐想把童梦换走,但没有哪个宿舍愿意接纳她。


夏思琪倒是不在意了,不一定硬要把宿舍换好,只要这件事威慑到了童梦,让童梦不在欺负人,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也不是不行。



那年,那些sb

第二章

次日的第一节课是历史课,苏唐困得坐着睡着了,夏思琪提前喝了咖啡,倒还撑得住,她不停的戳苏唐“别睡”“老班看你了”。苏唐的班主任就是她的历史老师,老班临下课前给大家推荐了一本书,黄宗仁的《万历十五年》,书里提到的大历史观值得大家好好思考。


夏思琪记下了书名,还没决定买不买,一下课发现自己后桌就有,还看完了,还暂时没人借,天时地利人和之下,夏思琪轻而易举的拿到了书。


晚上的班会课,班主任又一次警告大家,不要找事,不要在宿舍闹矛盾,不要找他换宿舍,他的原话是“你连宿舍关系都处理不好,以后走上社会了,怎么跟人交往?你以为你在这个宿舍和人相处不好,你换个宿舍就好了?一样的,你还是相处不好,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。不管是男生女生都不要给我找事,特别是女生,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你们一个宿舍几个人啊,一个宿舍六七个人,妈嘞,好几台大戏!”


下面的人在哈哈笑,夏思琪的心却凉了,这个老师跟自己高中的班主任一模一样,不爱管事,最喜欢的学生不是成绩最好的,而是最听话的,最烦有人找事,不管是什么事,不管应不应该找,请个假都能翻你好几个白眼。


所以,该怎么告诉班主任宿舍的矛盾呢?


“啊,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。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,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,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。这两种行为,哪一种更高贵?死了,睡着了,什么都完了。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,我们心头的创痛,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,都可以从此消失,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。死了,睡着了,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。嗯,阻碍就在这儿: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后,在那死的睡眠里,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,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。人们甘心久困于患难之中,也就是为了这个缘故,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、压迫者的凌辱、傲慢者的冷眼、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、法律的迁延、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,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,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?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,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,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,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,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,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磨折,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?这样,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,决心的赤热的光彩,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,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,也会逆流而退,失去了行动的意,义,啊,这次背得很完美嘛!”夏思琪在心里给自己鼓了个掌,她第一次看《哈姆雷特》就特别喜欢这一段,把死亡比成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,真是新奇!当及就读了很多遍,把它背了下来,到现在,滚瓜烂熟。


夏思琪完美背完一段名著的愉悦感并没有持续多久,语文课开始了,夏思琪害怕自己这颗爱死语文的心可能会在这个语文老师停止跳动。这个老师上课就像幼儿园一样,四十多岁人了,上课是蹦蹦跳跳来的;背书要一个一个提起来背;过一会儿还要来个坐坐好;会的东西反反复复讲;不管什么都要收上去看,自个课代表都烦她。


这节课又是提背书,听这些磕磕绊绊结结巴巴有什么意思,夏思琪哀叹,她倒是让自己学点什么啊。


刚哀叹完,夏思琪就被提了起来,虽然不知道背什么,但夏思琪一点都不慌。


苏唐小声提醒:“思琪,君人者,诚能见可欲……”


夏思琪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:“君人者,诚能见可欲,则思知足以自戒;将有作,则思知止以安人;念高危,则思谦冲而自牧;惧满溢,则思江海下百川;乐盘游,则思三驱以为度;忧懈怠,则思慎始而敬终;虑壅蔽,则思虚心以纳下;想谗邪,则思正身以黜恶;恩所加,则思无因喜以谬赏;罚所及,则思无因怒而滥刑。总此十思,弘兹九德,简能而任之,择善而从之,则智者尽其谋,勇者竭其力,仁者播其惠,信者效其忠;文武争驰,在君无事,可以尽豫游之乐,可以养松乔之寿,鸣琴垂拱,不言而化。何必劳神苦思,代下司职,役聪明之耳目,亏无为之大道哉?”


咬字清晰且流畅。


语文老师摆摆手让夏思琪坐下来:“不错,就要背成这样,今天的背诵非常重要……”


夏思琪拿出了日记本写写画画,现在的她还不会知道,这个“烦人”的矮妇女会成为她这一生最敬佩的老师。



那年,那些sb

第一章

苏唐复读了。


昨天还梗着脖子,号称死也不复读的苏唐,今天理不直气也壮的走进了高四教室。因为来的早,人还很少,苏唐观望了一下,选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。


班主任站在门口打电话,是一个脑袋中央没几根毛的中年男性。


同学们陆陆续续走进教室,放书包声、交流声、桌子被碰到发出的摩擦声唤醒了睡了一个暑假的教室,大家也都是进教室观望一下,但是没有一个人坐苏唐旁边。


“吡嘶,吡嘶,思琪,思琪”苏唐眼睛一亮,给自己选了个认识的同桌:“坐这儿!”夏思琪和苏唐既是高中同学又是小学校友,很快打成一片,等班主任说完要求,两人说说笑笑回宿舍。


“今年高考改革,你为什么还来复读?”夏思琪问。


“我也不想啊,昨天我还在我妈跟前发誓不来复读,”苏唐扣扣脑壳:“然后我看到我喜欢的太太写了一篇复读生的文,特别特别有意思,就来了。”


“……太草率了吧。”夏思琪哭笑不得。


“年轻就是要冲动一次!”


两人到了宿舍,看到宿舍里已经有一个人坐在床上玩手机。


夏思琪看到这小胖丫,脸“唰”一下白了。角落尘封的记忆被强硬勾起,辱骂、推搡、欺骗、孤立还有撕碎的日记、摔坏的笔……夏思琪使劲掐着手对自己说:“人是会变的,小学的时候大家都不懂事,现在已经高四了,童梦肯定不会再欺负人了,对吧?”


苏唐一看童梦,小脸慢腾腾红了。小时候童梦让自己钻桌底,自己不仅没钻还不讲武德告诉了老妈,老妈提着自己到学校教育了童梦两个多小时,人家哭得稀里哗啦,自家老妈还以为是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愧疚得哭了,苦口婆心的说:“知道错了吧,知错能改才是好孩子……”


两个人各怀心思铺好了床。


晚自习,班主任要选出各宿舍的寝室长,到了苏唐宿舍,没有人主动举手,班主任不停的环顾四周:“快点,快点!”童梦掐着细细的声音:“让第一排那个当吧,就你面前的那个。”


班主任看着面前的人:“你当吗?”


夏思琪沉重的点了点头。


第一个星期过得很和平,童梦并没有针对谁,意识到这一点的夏思琪松了口气。至于童梦娇娇悄悄嫌厕所脏,指挥别人刷地,用别人的洗发水洗袜子这些小事,完全可以忍受。甚至对床的姑娘早睡让童梦不要讲话,童梦也没有怎么样,只不过是背地说了她几句,以及建议她换宿舍,完全没有纷争,这真是太好了。


高四虽然刚开始,但能来这儿的毕竟是一定意义上的失败者,所以学习从开始就紧绷了起来,一门课接一门课,没有音乐美术,没有体育。忙起来后,夏思琪就转移了注意力,至于苏唐,那叫一个人事不省,上节课英语没听懂,下节课函数也不会,上了语文课才知道原来自己连冒号和破折号都分不清。


课后作业也不再是晚自习能完成的了,十点,十一点,十二点……晚上时间无限延伸,早上却是雷打不动的五点半。


这天早上第一节课就是英语,发福的英语老师端着泡了枸杞的玻璃杯,讲上节课后发的报纸:“这题考的不是同位语从句吗?怎么还有人错……”苏唐支撑不住,脑袋一点一点如小鸡啄米,手里的笔滑落在地,苏唐伸手去够,头顺势抵在了课桌下沿。


二十秒过去了,夏思琪开始害怕,苏唐自刚才低头捡笔,已经二十秒不动了,不会出事了吧,夏思琪攥攥手心准备打报告。


苏唐抖了一下,挺起背晃了晃脑袋,越晃越迷糊,把英语书立在面前,睡倒了。


夏思琪:……


苏唐没睡几分钟就被跑操铃惊醒,英语老师加大了嗓门跟广播争宠,最后颇为遗憾的说:“你们去跑操吧,我下节课再讲。”


大家心情复杂地看着老师,心想这要是个普通课间,是不是就没了。


苏唐揉了揉脸,和夏思琪一起下楼,听到一个同学向班主任请假:“老师,我能不能不跑操啊?”


“你怎么啦?”


“太困了。”


班主任气结:“你太困了,你为什么太困了,大家都不困就你一个人困,不许请!”


苏唐和夏思琪对视一眼,笑开了怀。


晚上一身疲惫回了宿舍,发现宿舍来了一个新同学,小姑娘留着短发,牛仔外套工装裤,手机一翻一翻刷着视频。和其他人几句话说完,就知道了新同学是上一届的复读生,今年高五,是个美术生。


苏唐实在是太困了,要不然她一定会热情的向这位会画画的酷girl表达自己的欢迎,要不然她也不会错过童梦怪异的表情,在苏唐睡着的时候,有什么东西已经发酵了。


高四校园的环境很好,路边各种的植物争妍斗艳,下午放学还会在广播里放歌,伴着那首《同桌的你》和红彤彤的落日,所有人三三两两走向食堂,有人笑,有人跑,有人低头耳语,有人手牵手。


这样的场景很容易就留在了人的记忆里,很多年之后,苏唐都能记起那天的夕阳,都能说出那天在她身边笑闹的两个女孩子,一个抱怨自己刚刚摔倒了,另一个激动的问:“摔倒了?地没事吧?!”苏唐想了很多个词去形容那天,都不如“青春”恰当。


回宿舍的时候,天已经黑透,几颗不咋亮的星星分开挂着,安托万·德·圣·埃克苏佩里在《小王子》里说:“我们肉眼看到的星辰,也许在亿万年前已爆裂死亡,此刻它们的光芒到达我的瞳孔,是最神秘的意外。”苏唐一抬头,遇见了她最神秘的意外。


一路上,苏唐叽叽喳喳停不下来,夏思琪则是慢慢听着,两个人回宿舍不算早,到宿舍的时候,其他人都已经在洗漱了。


奇怪的是今天没有听到童梦的大嗓门,宿舍里静悄悄的,说不出的怪异,苏唐想不通,活跃如故。


熄灯后,童梦去了美术生床边:“你一个美术生,家里不应该很有钱吗?怎么不走独啊。”


美术生:“我妈妈是准备过几天让我走读的。”


第二天白天童梦拉住苏唐:“我跟你说啊,那个美术生她妈妈就在我们学校前面搬砖,她不可能有钱走读的。”


苏唐疑惑的扣了扣脑壳:“你跟我说这个干嘛?”


童梦噎了一下,气急败坏:“她家很穷!”


苏唐右手握拳敲在左手手心:“哦,所以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
童梦被气走了。


宿舍的环境越来越差,童梦扔了美术生的毛巾,把她的衣架上的衣服拽到地上,刷牙的时候故意朝美术生泼水,每晚阴阳怪气:“你怎么还不走啊?”除了童梦,还有另一个人在针对美术生的行为上表现突出,和童梦一唱一和,我们叫她小草,至于为什么,后续揭晓。


除了童梦的嘲讽声和呼噜声,苏唐的宿舍不再有其他声音。


夏思琪趁着吃午饭的时间问苏唐:“你有没有觉得童梦在欺负美术生?”


苏唐赶紧点头:“你也这么觉得吗?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。”


听完夏思琪的脸白了几分,她挣扎着做出了决定。


晚上美术生请了假,夏思琪做了几下深呼吸,不在正好。


熄灯后,夏思琪攥着台灯的手手心在冒汗,她看着蹦蹦跳跳的童梦出了声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美术生?”


童梦一愣后高兴点头:“对啊,我不喜欢她。”


夏思琪:“你不喜欢她可以,但是你做的有点过分。”


童梦:“我就是不喜欢她,我就是想让她滚出我们宿舍。”


夏思琪:“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宿舍。”


童梦:“我交了住宿费,你没交吗?”


夏思琪:“你没交,班主任说了,开学交的钱里没有住宿费。”


童梦声音越来越多:“我是要交的,你不交吗?”


夏思琪:“我交,美术生也会交。”


“不管,就是要让她滚。”童梦说着走进了洗手间,再出来时端了一盆水,慢吞吞走到美术生床边泼了上去。


苏唐和夏思琪异口同声:“你干什么?!”


童梦丢了盆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
夏思琪:“你,你这是校园暴力。”


童梦叫小草:“小草你听夏思琪她说什么,她说我们是校园暴力!”


小草:“我们可承担不起,童梦都说她不是故意的了,你还要怎么样?”


苏唐从上床下来,和夏思琪合力把美术生湿了的毯子揭下来抖水,但毯子已经浸了水,两人没法,只好把毯子搬到一楼去晾。


夏思琪晾完蹲下不走了:“我不行了,我要哭一会儿。”说完眼泪就下来了:“我,我做到了,我跟童梦杠上了。我讨厌校园暴力,自从看完《悲伤逆流成河》我就对自己发誓,如果我身边有这种事情,我一定要站出来保护她,易遥说得对,旁观者都是凶手,我不要做旁观者,我不是凶手……”


苏唐也蹲下来,拍夏思琪的背:“你超级勇敢,你不是凶手,不要怕,我跟你一起,我也保护你。”


夏思琪哭得更凶了:“我真的,咳咳,真的好害怕,小学我就怕她,我一直怕她……”


苏唐抱住了夏思琪:“不怕,她要是欺负你,我揍她。”


等夏思琪哭完情绪稳定,只是不时抽口气之后,两个人起身回宿舍。


苏唐走在前面,开了两下门没开动,心里咯噔一下,夏思琪又开了两下也没开动,其他宿舍都已经睡觉了,两个人也不好大声叫门,只好不停的扭动门把手。


屋里童梦等两人一走立刻就摔上了门,顺便一锁,用快乐的声音说:“让她们两出去,今晚睡走廊吧。”


苏唐的宿舍加上美术生七个人,今晚美术生请假六个人,苏唐和夏思琪被锁在了外面,屋里还剩四个人,除了童梦和小草还有两个人,一个白白肉肉,我们叫她小a,另一个是个瘦瘦的,力气小的女生,我们叫她小c。


小a和小c都还没有睡着,小a听完了童梦后很不安:“不要太过了吧,把门打开吧,已经那么晚了,吵到别人就不好。”


童梦:“吵到别人,那是她们的问题。”


开门开不开的声音响起后,小c走过去开了门,伴着童梦阻止的话,苏唐她们赶紧钻了进来,小c说了一句“不要太过”打了个哈欠就上床休息了。


夏思琪躲进被窝,给美术生发了消息,解释了前因后果,交代了毯子的去向,并提醒了她毯子有可能不干。看着对方给自己发的“谢谢谢谢谢谢”,夏思琪哭笑不得,自己真的跟童梦对上了,跟自己童年噩梦对上了,不错,小夏今天非常勇敢,奖励自己写一小时小说,就复读生那个坑吧。



Q:以“我的恋人去世了___”为开头写一篇he?

“我的恋人去世了……”

我男朋友从后面掐住了我的脖子:“你小情人死了?”

我笑着躲开他的爪子:“不是,不是……我在看问答……”

Q:父母在哪些方面特别惯着你?

……哎……嗯……

好像没有